世界杯welcome主页

安尼施·卡普尔北京新展:在生命的肌理中感悟高贵

发布日期:2022-09-01 19:38    点击次数:209

安尼施·卡普尔北京新展:在生命的肌理中感悟高贵

气候一新的里森画廊(Lisson Gallery)北京空间

继2019年在核心美术学院美术馆和太庙的亮相后,卡普尔的作品再次分隔北京。2022年8月20日,安尼施·卡普尔的个展在里森画廊北京空间开幕,这也是里森画廊北京空间的首展。展览带来了艺术家最新的绘画和拆卸作品,也显现了卡普尔的“另外一种”创作脸孔。一贯以来,卡普尔的作品都抒发着对形而上和宽泛性成就的关切,质料也随之变换,不锈钢、镜子、色粉、蜡、硅胶,以至画布都在他的手直达化为事业。这一次他用非定形的笔触和质料,令观众在近似宗教仪式的富强能量和物质模式面前颓然起敬。

空间

近十年来,卡普尔越来越看重绘画的实际,但这也是对他从前创作谱系的继承和延伸。在卡普尔从前的作品中,空间时常黑白线性的,有对多个空间的连通感召,近似高等数学中的宏壮几许形体。这次展出的《有没有之象》、《混沌》、《夜幕笼罩》显现了极富视觉深度的空间,虚化的背景由极薄的颜料绘制,看不到一点凸起。“惚兮恍兮,个中有象”,个中的图像难以辨认,彷佛天空的云同样近,又像天河同样边远。而画面核心却有跃动堆积的颜料扑面而来,触手可及。

安尼施·卡普尔,《有没有之相》,2022,布面油画,双联画 每块画板 183×244 cm 总体 183×488 厘米 © 安尼施·卡普尔,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安尼施·卡普尔,《混沌》,2020,布面油画,213×274 厘米,© 安尼施·卡普尔,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空间又引出了“有”和“无”的主题。“无名寰宇之始,著名万物之母”,惟有女机可以或许孕育生命,可以或许在一个混沌的空间中为生命赋予形体。因而,母亲是跟尾“有”与“无”的桥梁,正如月亮跟尾着黝黑与晨光。

安尼施·卡普尔,《噢母亲,再次诉说我的出生》,2021,布面油画,244×305厘米,© 安尼施·卡普尔,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安尼施·卡普尔,《无题》,2020,纸上油画,66×101 厘米,© 安尼施·卡普尔,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肌理

本次博览会合显现了卡普尔的“线条言语”。岂论是绘画中富有表现主义意味的笔触,照旧硅胶拆卸上因重力牵拉孕育发生的纹理,都显现出静止、别离和重组的趋势,同时也有迷糊和无序包孕个中。里森画廊中国总监董道兹在担任媒体采访时曾默示,早在修业期间“卡普尔组成为了一个观念,即人的肉身是迷糊的:不管是男性照旧女性,均为本身的无机物质(血肉和器官)组合而成的无区别躯体”。画布上的“线条”也看不到理性的掌握,更可能是天性而至,它们像江河同样戛然转换误差,还伸出不少“干流”,这是与表现主义笔触差别之处。

安尼施·卡普尔,《祭祀》,2020,木料、硅胶、帆布、颜料,188×128×238 厘米,© 安尼施·卡普尔,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祭祀》作品部份

安尼施·卡普尔,《夜幕笼罩》,2021,布面油画,213×274 厘米,© 安尼施·卡普尔,珠宝展示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夜幕笼罩》作品部份

《夜幕笼罩》作品部份

安尼施·卡普尔,《尘世》,2021,布面油画,244×183 厘米,© 安尼施·卡普尔,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尘世》作品部份

色采

红、黄、蓝、白、黑这五种最根基的色采在卡普尔那里构建出近似宇宙初生的景观。而在本次展览中,红与黑成为配角。黑色寂灭,而白色带来亮光。卡普尔曾说:“白色有某种宛转和被动的性征,这让我沉迷,我总是想用白色创作作品。”着实卡普尔作品中的白色是多样的,色采的变换包孕着时光性。作为“血液”的白色随着接续“氧化”慢慢变深,而黝黑中迸出的岩浆,又昭示着复活。生与灭就是这样交叉在一起。

安尼施·卡普尔,《母体的黑》,2021,布面油画,244×549 厘米,© 安尼施·卡普尔,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安尼施·卡普尔,《无题》,2020,纸上油画,66×101 厘米,© 安尼施·卡普尔,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安尼施·卡普尔,《义肢II》,2020,木料、树脂、帆布、颜料,183×192×192 厘米,© 安尼施·卡普尔,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女性的,太女性的

卡普尔的创作接续回应着宗教和哲学的终极命题。而在众多文化中,母性的首要性显而易见。展览中有两个底部按部就班有容器的拆卸作品,个中有一件作品的“液体”正滴入下面的方形盒子。这个容器的四周有开口,就像水坝正操办哺育大地。女性一旦成为母亲,就意味着随时操办做出自我就义。白色指代的血液,既是女性发现生命的根基,也时常使她们苦楚,每个站在拆卸面前的观众都能对这类刺痛感同身受。白色系也时常被使用在女性艺术家的作品中,它酷热且磅礴。

安尼施·卡普尔,《她懂》,2020,钢材、树脂、帆布、颜料,199×112×80 厘米,© 安尼施·卡普尔,图片由里森画廊供应,由George Darrell拍摄

卡普尔很少阐释作品,但从展览中作品的标题成就与状态上看,总孕育发生着具象与笼统之间的张力。展览中的拆卸冲破画布平面,横跨了两种深度。有形与有形、理性与无序,这些评论斗嘴从宇宙的高度停航,又回归于身材和生命。在里森画廊北京总监梁中蓝看来,“内脏”也是卡普尔作品中潜伏的一条线索。在东方文化中,器官和内脏有不凡的含义,又代表了一套熟习人体的编制论。内脏的形状与卡普尔的雕塑谱系有一种微妙的互相映射,生命本身的状态实现了宽泛与不凡的统一。

里森画廊北京空间的情形豁亮而精美,展览的作品无限,却开展了无量的意境。作品和海报以白色为主,它是理想主义的激情,是生命的质料,是静止,是襁褓。这类色采在卡普尔那里有单数性的含义,它横跨了差别的文化背景,在直面熟射中驾御高贵。每一集团的理解怪异组成为了作品的一部份。再看卡普尔的“明快”,留下的是震荡和共鸣,这大约就是卡普尔的魅力。

据悉,本展览将继续至10月30日。与此同时,适逢威尼斯双年展,卡普尔现正于历史恒久的威尼斯学院美术馆及曼弗林宅邸两处同时呈现大型个展。(文/鲍明源,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由作者拍摄)

展览海报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